深圳风采游戏规则|深圳风采56期开奖查询|
中国西藏网 > 赏阅

【乡愁藏韵】盐井的两个女人(下)

陈丹 发布时间:2019-04-02 09:58:00来源: 中国西藏网

  她叫阿妮,藏族,天主教徒。

  她叫次仁白珍,纳西族,藏传佛教徒。


图为次仁白珍。

  她叫次仁白珍,纳西族,藏传佛教徒。

  家住下盐井村的次仁白珍和同伴是农忙结束后第一拨来到盐田的人,因为今天阳光很好,又有点风,如果一早就将盐田灌满卤水,暴晒一天,第二天早晨水份就会全部蒸掉,就可以收到白花花的结晶盐了。

  千百年来盐井的妇女们都是这样做的。没有人知道到底是在什么时候、什么人发现了盐井、发现了制盐的方法。她们只是一代传一代的沿袭下来。天意怜民苦,在那个遥远的年代,食盐匮乏得如同金子,盐井的发现为人们提供了一条生存之路。于是,周围不断有人闻讯赶来,一个小镇就这样出现了。

  地处横断山脉深山峡谷的盐井自古就是滇、川、藏三省交接的地带,纳西、汉、藏民族杂居,历史上的统?#20301;?#20998;?#19981;?#23646;云南或属四川,后又?#25442;?#23646;西藏。由于统治管辖的混?#36965;?#26356;由于它是方圆数百里内唯一的产盐地——每天不断喷涌而出的卤水等于就是白花花的银两,于是,盐井的命运必定是成为多方势力争夺的?#38901;螅?#24341;发旷日持久的战争。

  白珍的妈妈和奶奶都是纳西族,他们是最早来到盐井的民族。那还是在丽江木天王时期,他们被称做“姜人?#20445;?#26159;他们首?#26085;?#25454;了盐井并经营盐业。后来与?#26469;?#23621;住在周围的藏族之间进行了一场拉锯式的盐井争夺之战,这场战争从吐蕃时代断断续续?#20013;?#21040;清朝末年,历时一千多年。这段历?#32321;?#33402;术加工后记载在世界上最长的英雄史诗《格萨尔王?姜岭大战》中。

  到了明末清初,随着云南木氏?#20102;?#21183;力的衰落,分布在边缘地带的盐井纳西族逐渐被当时占强势的藏族所同化。他们开始穿藏装、说藏话,生活习惯完全变成了藏式的。虽然现在盐井的地名全称是“西藏自治区芒康县盐井纳西民族乡?#20445;?#20294;是现在像白珍这样大年纪的纳西族已基本不会?#24213;?#24049;本民族的语言了,从她身上已完全找不到纳西族的蛛丝马迹。


图为盐井天主教堂。

  这样一个多民族多战争的地方,自然会有许多矛盾,但日子长了,也会发生许多的融合。宗教可以没有国界,民族?#37096;?#20197;忽略属性——上盐井村藏族阿妮成了上帝的子民,而下盐井村的纳西人次仁白珍则做了佛主的信徒。

  藏族有句谚语仿佛验证了这一切:“不像铁一样相互碰撞,就不会像心一样相友爱”。


图为丰收的盐井。

  今天,下盐井的纳西族白珍和上盐井的藏族阿妮都是盐井的主人。盐田已经分给了各家各户,产多少得多少。不像旧时盐民只能租用盐田,除去上缴盐田主的三分之二还有苛捐杂税外,盐民所剩无几。现在两个村共有两百多户人家拥有盐田同时还拥有土地,属于半盐半农状态。此外还有61户产盐专业户,他们的收入全靠自产?#38901;?#30416;巴。稳定的情况下盐井一年能产盐约五十万斤,当然在过去食盐紧缺的年月里,产量会高很多。

  盐田里的事自古就是由女人操持的,按她们的解释是因为男人?#20013;模?#20250;弄脏了白花花的盐,卖不出好价去。所?#38405;?#20154;就负责运输和销售工作,他们会在女人已经晒出小山样的一堆盐巴时,赶着骡马来把盐驮走,然后跋山涉水到巴塘、德钦、昌都一带,换钱粮或者茶叶。而女人就用自己的双肩?#31216;?#27700;桶,下到陡峭的江边汲水,再沿着细小的栈道背到用木支架撑起的盐田里,等无数桶卤水将盐田灌满后,剩下的就是盼着阳光和风快快将水分蒸干,第二天就可以收获了。她们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将狭窄的山路踩踏了千万遍。


图为盐田的崎岖山路。

  从盐井村到澜沧江垂直落差约有一千多米,光走就要走两个小时,白珍每天都是这么往返于家中与盐田的。

  从井里背上来的卤水要先倒进一个巨大的沉淀池稍做沉淀,等?#21448;食?#28096;后,再从沉淀池里舀出来背到自家的盐田里去曝晒。

  她们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干着,只要盐井不枯,她们就一天也不停,因为只有当男人的马帮驮着那一袋袋的盐巴?#19979;?#26102;,她们的生活才有了期待和保障。


图为盐井妇女在从井里背制盐用的卤水。

  我们掂了掂装满卤水的?#23601;埃?#27599;个约有20几公斤重。要灌满这些盐田,白珍她们平均每天要背多少桶卤水呢?

  “加满水要100桶,肩膀挑水不痛,习惯了,但膝盖会痛……我每天早上八点出发,晚上七点回家,因为常走山路,所以关节会痛……”

  看着白珍脸上那任劳任怨的笑容,真让人有些心酸。不过,每当她累得不想再背水时,总要往江对岸看看——丈夫在对岸的扎达村卫生所工作,每周只能回家一次。虽然已经算老夫妻了,白珍还是常常牵挂着江的那一边。想想丈夫和孩子,白珍总会再次?#31216;鵡就啊?#20013;国西藏网 文、图/陈丹)

(责编: 胡瑛)

版权声明:?#27815;?#26126;“来源:中国西藏网”或“中国西藏网文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归高原(?#26412;?#25991;化传播有限公司。任何媒体转载、摘编、引用,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,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• 【乡愁藏韵】盐井的两个女人(上)

    今天是星期天,阿妮早早地就换好了一身干净?#24459;眩?#21457;辫也梳得光滑鲜亮,牵着女儿妮?#28982;?#20837;步履匆匆的人流,朝着村头的教堂走去……和阿妮一样,对于上盐井村的绝大多数村民来说,今天,是真正意义上的“礼拜天”……[详细]
  • 【乡愁藏韵?#24247;?#38738;朴山——探访修行人的生活

    我们在下山的路上遇见了修行者阿?#29301;?#20182;手拿两瓶可乐,正快步往山上走,额头挂着汗珠,脸上带着乐呵呵的笑。我们在下山的路上遇见了修行者阿?#29301;?#20182;手拿两瓶可乐,正快步往山上走,额头挂着汗珠,脸上带着乐呵呵的笑。[详细]
深圳风采游戏规则